卡祭

您好,这里卡祭,也可以称呼我Coco。有意写些文但十分低产……如果不嫌弃的话可以陪你聊聊天,虽然不是很擅长对话……

痴汉海和盐系啾更配哦

莫名高产了起来【

想试试看怪盗海和警察啾的设定

于是就写出来了蹡蹡!


  “将这片区域封锁起来!相原!你带A队在屋顶守着!大岛!你带着B队一层一层往下搜!剩下的人跟我来!”

  

  等着大队人马走得差不多了之后,蓝发从阴影处向外探了探,便扣上白帽,向后一跃。

  

  高楼上刮着凛冽的寒风,吹得衣襟翻飞,怪盗轻盈地落在清洁人员专用的电梯上。

  

  “不在这……”压低身子,隔着玻璃窥视者内部的情况,视线紧锁着一个又一个跑过去的警员。

  

  刺眼的光线猛地照进了眼睛,“糟――”身子向外倒去,一手下意识地抓住了栏杆才勉强稳住。

  

  “被发现了?”光线却突然转向另一边,处在室内的警员也都往那个方向跑去。

  

  跑得较慢的一个警员在经过玻璃时,向蓝发竖起了大拇指,蓝发心领神会,另一只手掩住耳部,“谢了,绘里。”

  

  “不在这里!”年轻的警员看上去像是在回答上级的问题,听见声音的怪盗却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顺着电梯井一路向下,躲在绿化带旁,趁警员们来回巡视时的空隙翻上围墙。

  

  像是想到了什么,食指对准监控探头,拇指上翘,“砰,我逃掉了。”

  

  跳下围墙就代表逃出了警戒区,安全落地的时候身后却响起声音。

  

  “站住。”听上去是年轻的女性。

  

  “怎么了?”

  

  “你是怪盗对吧。”

  

  “是啊是啊,难道您想跟我走?抱歉啊可爱的小姐,在下不能将您带走,在下,已经有心上人了。”

  

  敲了敲帽沿,声音传入耳麦,想让还留在高楼里的人注意一下。

  

  “哦?能否请教一下她的名字?”

  

  声音一点点靠近,还出现了子弹上膛的声音,难缠。

  

  “那孩子叫南小鸟。”

  

  “……”

  

  突然没动静了?

  

  “嘶――呼――可是……我就是南小鸟。”

  

  惊喜地转过头,和自己期待中的亚麻色无异,不过此时鹅黄色的眼镜正微妙地看着自己。

  

  “诶诶……?南警官?!您怎么不在里面?休假了?”

  

  “我不想和一个犯罪嫌疑人扯日常,更何况她还对我有非分之想。”

  

  南已经从口袋里摸出了手铐,对着怪盗一甩一甩。

  

  “不不不,在下没有偷过东西,是erichika干的。”

  

  按下耳麦上的按钮,耳中绘里的咆哮戛然而止。

  

  “是吗……那就没你什么事了。”

  

  南转身就要走,怪盗赶紧抓上了南的手腕。

  

  “那个……其实在下也有些参与……不如南警官你还是逮捕我吧……”

  

  南想把手抽出来,可是怪盗的力气比她想像的要大,根本挣脱不出来。

  

  “你不放手的话我叫人了。”

  

  “南警官!逮捕我吧!”

  

  “你是变态吗!”

  

  “是啊,所以南警官逮捕我吧!”

  

  “好烦啊你这人!小心枪走火啊!”

  

  于是开窍乱撩痴汉怪盗阿海和正直敬业警官盐啾啾就这样在一起了――铐在一起的。

评论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