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祭

您好,这里卡祭,也可以称呼我Coco。有意写些文但十分低产……如果不嫌弃的话可以陪你聊聊天,虽然不是很擅长对话……

好喜欢海鸟内森啊……那种可甜可虐可日常的感觉……一旦写了个小短篇,就忍不住想要把接下来或之前的剧情补充完整……什么的……呜哇啊可是!我这个人!为什么想的和写的东西差距就那么大啊!【抱头】我有罪!没办法写出自己内心no.1的cp!所以!闭关闭关!【这种失踪宣言是怎么回事啦!对自己的坑一点都不负责任啊喂!【可我就是个垃圾人嘛←自暴自弃

痴汉海和盐系啾更配哦

莫名高产了起来【

想试试看怪盗海和警察啾的设定

于是就写出来了蹡蹡!

  “将这片区域封锁起来!相原!你带A队在屋顶守着!大岛!你带着B队一层一层往下搜!剩下的人跟我来!”

  

  等着大队人马走得差不多了之后,蓝发从阴影处向外探了探,便扣上白帽,向后一跃。

  

  高楼上刮着凛冽的寒风,吹得衣襟翻飞,怪盗轻盈地落在清洁人员专用的电梯上。

  

  “不在这……”压低身子,隔着玻璃窥视者内部的情况,视线紧锁着一个又一个跑过去的警员。

  

  刺眼的光线猛地照进了眼睛,“糟――”身子向外倒去,一手下意识地抓住了栏杆才勉强稳住。

  

  “被发现了?”光线却突然转...

数学测验什么的还是要靠自己的实力哦

jk内森
感觉相比上一篇同样jk设定的内森进展快多了【这种东西好像不存在】


  “aya aya――”压抑着声音,三森稍微向内田的课桌倾了倾身。

  

  “干嘛。”护住了正在演算着的数学题目,以为三森又要作弊偷看的内田语气不善。

  

  “我我我没有作业纸写测验qnq”知道自己被误会的三森委屈地瘪了瘪嘴。

  

  作业纸刚好用完,还遇上数学突击测验。这下好了,借了纸,厚着脸皮估计也没办法问到答案了……←理所当然

  

  “……早说啊。”内田撕下了一张作业纸,刚想递给三森,犹豫了一下,...

提出分手后【六】

  已经忘记了这是她回国后的第几个夜晚,两个人默契地错开饭点、沐浴的时间……

  

  为了完成各自的事却不小心妨碍到对方时,只留下一句抱歉,视线里就找不到彼此……

  

  对于这样不会让我太难堪的现状,我心里却没有多轻松的感觉。相反,周围的空气越是安静,我就越容易感到焦躁不安。明明知道身边还有一个人,但两个人什么样的交流都没有的感觉,直叫人发狂。我只能装作不在乎,同时又深怕这样做会再次伤害到她。

  

  可事实证明也许是我多虑了。

  

  她回国后,学业和实习一项没落下,甚至连家务都分担了不少。我担心她身体会吃不消,每次都赶在她之前做好所有家务,等到她回家时才偷偷瞄见她...

带你走近季节性脱皮。

左手的手指部分,表皮完全褪去。

裸露着的真皮,原本的纹路淡化到无法辨别,带着如同树皮般的褶皱,以及更加明显的血色。

那包裹着血液的青色血管,嵌在真皮下的皮下组织里。

骨节被仅存的皮肉牵扯着,机械的,重复自己的意愿。

每一次轻轻的弯曲,悲鸣被无限地放大,仿佛随时都会断裂一般。

触碰,疼痛,刺激于存在的伤口上。

互相摩挲着,因疼痛而产生的病态的快感。

明明只是再普通不过的动作。

之后会变成什么样呢?习惯了之后,内心隐隐期待。

印上干裂的嘴唇,是属于这个季节的冰凉。

“哇靠撕到肉了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

【拧毛巾安定地疼到窒息【咳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