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祭

您好,这里卡祭,也可以称呼我Coco。有意写些文但十分低产……如果不嫌弃的话可以陪你聊聊天,虽然不是很擅长对话……

关于那个黑白童子

最近可能是学傻了。
就当作是复健吧……






  冥府来了两个新人。

  喜闻乐见的又是兄弟俩。

  那个黑头发,穿着一身白衣,脸上总带着灿烂笑容的是白童子;那个白头发,穿着一身黑衣,总冷着一张脸的是黑童子。

  很好记是不是?

  判官大人拦不住最近思维发散得有些厉害的阎魔大人,看着阎魔大人她难得一脸欣慰地将黑白童子交给了黑白鬼使大人。

  据说经常来冥府找阎魔大人听故事的青行灯大人,在看到黑白鬼使大人牵着黑白童子走在三途川旁时,露出了和阎魔大人一样的表情。

  一家四口啊……

  两位鬼使在凡间指引亡魂时,黑白童子经常在冥界愉快地和包子们玩耍。

  当然,可能白童子他比较开心,黑童子似乎不太喜欢一直窝在白童子怀里的包子们。

  三途川旁有一片红色的曼珠沙华。

  要说这一片花海到底有多大,反正冥界总是有一些亡魂会在里面迷路。

  对于这一情况,阎魔大人本来是想将这些曼珠沙华移走的,可另一位和青行灯大人一样不用脚走路的大人听说了这个消息,差点闹得没有将冥府拆了。阎魔大人好不容易才让那位大人闭嘴,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包子们好像很喜欢这片花海,经常在白童子没注意时蹦进去,让白童子进去找它们。

  好几次白童子都差点走失在花海中,但总算有惊无险,可这一次……走失得有点久。

  当黑童子扛着大镰刀,气喘吁吁地抖落粘在刀背上的花瓣时,白童子一副快要哭出来的表情。

  黑童子一如既往冰冷的表情下,藏着对白童子的心疼,以及对窝在白童子怀里,看上去比白童子还害怕的包子们的嫉妒。

  虽然很不爽这些包子,可毕竟包子是两位师傅养的,所以黑童子也没有对它们下手。

  可是隔天早上,路经三途川的判官大人惊奇地发现,曾经红得妖冶的曼珠沙华花海,只剩下一地残败的花瓣。

  据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值班孟婆说,听说两位鬼使回来冥界之后,就被黑童子拉着说要增强实力。三更时,被两位鬼使打得只剩一点血皮的黑童子来到了三途川,因为散发的气场太恐怖,并且一直念叨着“把白童子还给我”,以至于孟婆拦都不敢拦。尝试着扔个汤药让黑童子消消火,结果一不小心直接让黑童子出招了。四下连斩后,花海就这么没了。

  “老娘的花海呢?阎魔你给老娘解释清楚了!”高高兴兴带着新抽到就升六星点满技能的SSR式神彼岸花来冥界做任务的阴阳师,不知道为什么现在正坐在冥府前的台阶上咬着手帕海带泪,旁边还坐着一只打火机和筋肉型萤草。

评论(2)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