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祭

您好,这里卡祭,也可以称呼我Coco。有意写些文但十分低产……如果不嫌弃的话可以陪你聊聊天,虽然不是很擅长对话……

Passer-by(过路人)其三

为了第一次返校的作业检查而努力中

每科都检查真的有够刺激……

以下正文





        面前的建筑与将近半年前的记忆毫无偏差。

  “真高呢……”不禁发出了和初次来到这个地方时一样的感叹。

  自从半年前下定决心暂时退隐到现在,一直都没有回来过这里。虽然这之间一直有从南條和徳井那边听到编辑部的消息,但这样回来一趟看看,还是不由得会发出谜之感慨。

  话说半年前放下写作是为什么呢……

  三森仰着头,愣愣地望着建筑外围的玻璃。

  好像半年前还发生过什么?

  歪了歪头,看着白云倒影填充了一格又一格的玻璃,折射进眼睛里的光线晃疼了眼。

  眨了眨干涩的眼睛,又不甘地看进那一片倒影中,仿佛答案藏在里面一样。

  然后一片柔和的色块伸进了视野,把白色搅散……

  “すず?”徳井拿手在三森面前挥了挥。

  “……”三森看样子还没有反应过来,低下头却一脸痴痴地看着徳井的手。

  “すず的稿子写完了?”徳井注意到了被三森按在怀里的文件袋,再看向三森的脸时,发现了什么不对劲的地方。“すず脸好红啊?”

  那片柔和的色块在视野里又渐渐放大,就快要触进眼睛里……

  额头被碰上的触感让三森猛地一颤,才发觉自己的亲友徳井站在面前。

  “有测过体温吗?”刚想开口说话,结果看到对方一脸严肃地问着自己。

  “没有。”看这阵仗,大概是生病没跑了。

  徳井无奈地叹了口气,把三森拉进了楼里。

  “别在这里傻站着了,外面冷。”

  “哦。”应话时带着的小小鼻音被拉起的领子藏住。

  秋天了啊……刚好是枯萎的季节。

  ……

  楠田对于从南條那里听到,三森赞不绝口的女孩子是知道的。

  是大学时的前辈。

  和三森也是同一届的,但两人却完美地没有一点交集,甚至完全不知道对方。明明两人的相貌都很出众,追求者也很多,照理说在同一个学校里应该会听到过一点风声才对吧?但是她们两个没有。

  一个从摄影系出来,之后却当起了糕点师傅;一个从表演系出来,之后却当起了专职作家。唯一相同的地方就是不走寻常路并且都成功了,应该说这也在情理之中,毕竟两个人都很优秀。

  但是……怎么说呢……这两个人从学校出来后,算是有一点点的交集吧……

  从学校毕业之后,楠田自己开了个咖啡店,有时会请内田过来帮忙或一起发明些新甜点。

  而和南條熟识后,她又时不时带着三森和徳井来楠田的店里消费,有时候三个人边用下午茶边工作。

  就楠田看来,那阵子内田是注意过三森的。

  因为内田头一次遇见一个在店里东张西望看着周围的人,差一点被她当成不消费的变态赶了出去,好在楠條二人及时出来救场。

       还有任性地赖在座位上写稿子,人少时点咖啡是头也不抬地向着柜台挥挥手要了杯拿铁。楠田知道那是三森进入了写作状态不是故意为之,赶紧拉住了怒气值max的内田。

  楠田觉得这回三森留给内田的印象是有够深的了。

  那之后三森知道事情的真相,后悔到要亲自上门给内田道歉,可是被出版社的事一拖再拖就没有消息了,三森也不知道为什么休了半年的假。

  其实楠田有时候会想这两人凑到一起会怎样,可是后来发生了点事也就没有怎么想了。

  因为和南條在一起了呀——

  楠田在南條一脸“鬼见了我的样子”的表情下扑进了南條怀里,一边抱怨着怎么这么平一边看小前辈炸毛,在心里偷笑。

  嘛嘛~反正感情这种东西不能强求,况且两个人都互相注意到了,结果会怎样就顺其自然吧~

  虽然楠田很想告诉三森,内田有发给她一张照片。

  照片上的三森一脸严肃地看着电子站牌,顺便被内田配上了“痴汉”二字。

  ……

  而另一边,被徳井按在休息室沙发上测体温的三森拼命闹腾着,叫嚷着要工作。

  开玩笑,当初是谁休假半年的啊?

      一不小心没有注意力度,三森狠狠地栽进了沙发里,一时间也没有多少力气继续爬起来。

  做好病员的安抚工作,徳井才抽出空来看看三森写的稿子。

  不得不说,半年的休假也没有白给,这次的质量出乎意料地高。

  细细地再看一遍内容,徳井露出了令人难以捉摸的笑容。

  这群读者天天看恋爱喜剧看得口味都养刁了,是时候拿出点悲剧赚一波眼泪了。

  编者的心思总是个谜,他们可能会心情大好的时候把恋爱喜剧都放在一起,让思春期的少女们看得脸红心跳,也可能突发的恶趣味把悲剧向放一起,没有一点点防备。

  现在的徳井属于后者。

  心里打着小算盘的同时,也注意到了故事里的主角。

  立马看出了端倪,徳井也明白过来让三森心心念念牵挂的女孩子是谁,然后马上又吐槽着三森这个木头。

  之前人家明明就对你已经有兴趣了啊。

  但我们的其中一位主角现在还躺在沙发上,披着毯子说胡话。

       生病了还强撑着,真不知道该说她些什么好。

评论(4)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