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祭

您好,这里卡祭,也可以称呼我Coco。有意写些文但十分低产……如果不嫌弃的话可以陪你聊聊天,虽然不是很擅长对话……

Passer-by(过路人)其二

放假之后开始沉迷各种游戏了……

一定、一定要时刻提醒自己更新……

以下是正文






  “您好,这里是南條。”


  “南條前辈,能和我解释一下您送给我的素材……都是些什么吗……”在浴室里反复咀嚼了好久南條帮忙搜集的素材,三森突然意识到了不对劲的地方。


  “啊、有什么问题吗みもりん……”电话那头的声音开始有些颤抖。


  果然。


  “这些素材……不是您亲自找的对吧。”顾不得还在滴着水的头发,三森把手机贴近了湿漉漉的发鬓。


  “为什么这样说……”


  “全都是……”三森叹了口气,“清一色的都市传说。”


  正好是一点也不会写的类型。


  “……”电话那头安静得让三森怀疑对方是不是早就挂了电话。


  “而且都是前一阵子大家写烂的梗哦。”


  “……我有罪。”听见电话那头扑通一声,然后是南條带着哭腔的声音。


  “前、前辈您慢慢说!”


  ……


  事情的经过大概就是自从三森开始停更之后,徳井一直来找她谈心,在了解到三森是因为匮乏灵感,就去拜托了南條帮忙搜集素材。南條一开始就满口答应下来,但突然发现自己对这方面差不多是十窍通了九窍这个样子,在徳井规定的时间里绝望地用游戏来消磨时光。


  “纯粹是因为前辈玩游戏玩到忘记了我的事吧。”


  “不!みもりん你要相信我!我也有很认真想办法的!”


  至于为什么南條可以交给三森这样厚厚一叠的素材,当然是因为找了外援啊。而据三森所知,在南條周围,对都市传说这一类十分了解的人只有……


  “又去麻烦人家くすん了?”


  “噫。”一下子被戳破的真相的南條,发出了一声短促的惊叫。


  “真是棘手啊……不过我这一次出门倒也不算没有收获~”三森踏着拖鞋轻快地走到冰箱前拿出了瓶饮料。


  “有灵感了?”


  “嗯~嗯~”三森愉快地打开瓶盖,将饮料倒进嘴里。


  “哦——三森老师的恋爱喜剧向新作对吧,笑。”


  “咳、前辈!咳咳——”被南條害得呛进了一大口饮料,三森整个人都不好了。


  “抱歉みもりん!你还好吗?”南條停下了调笑,紧张地询问着三森的状况。


  “大概、咳咳——”


  大概这几天嗓子废了。


  三森完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费劲地咳了许久,连眼泪都从眼眶中涌出。


  “みもりん?”


  “咳、抱歉前辈、我先挂电话了咳咳——”


  还攥着冷饮的那只手愈发冻得失去知觉,咳得有些脱力而把身体靠在了冰箱上,从体腔里挤压出来的气体一阵一阵冲击着咽喉,难以言喻的折磨。


  好不容易止住了咳嗽,三森的视野和意识都一阵模糊。冷饮外凝成的水珠和发尾悬挂的水珠一齐落下,落在睡裤裤腿和脚背上,刺激了温热的皮肤。


  三森想到了在外时被寒气和雨水浸染的感觉,顿时打了个寒颤,意识也因此清醒了很多。


  不会生病了吧……


  一瞬间瞪大的眼睛将噙在眼眶里的眼泪推了出去,在三森的脸上形成两道清亮的水痕。


  用拿着手机那手的手背蹭干了脸,三森看着窗外灰蒙蒙的世界又重重叹了口气。


  在这节骨眼上可别再出什么差错。


  强打起精神,没想起放下手上的东西就进了书房。一桌散乱的草稿本还有压在上面的笔记本电脑,有些老旧的台灯和一整套写作文具,构成了个小小的工作台。


  随手拿起一支圆珠笔,三森就开始在草稿本上列起了大纲,只不过从中间部分开始,三森的眉头就越皱越紧。


  “恋爱喜剧……?”


  在旁边写下了这个名词,把它圈起来,笔尖轻触了几下纸张,最终还是将其划掉了。


  仅仅是一面之缘,就连外貌都没办法详细地描述,这样可以写出以那位小姐为主角的恋爱喜剧?


  三森迟疑了。


  或许应该重新捏造一个身份,一个性格。


  可这样还算是“以那位小姐为主角”吗?


  艺术源于生活却高于生活。


  信笔写下脑内的编排,大纲完善得趋于完美。三森仔细地浏览了一遍,然后毫不犹豫地把纸张从草稿本上撕下来扔在了一旁。


  对彼此没有更多了解的恋爱喜剧?这种东西完全写不出来。


  还是互不知晓的悲剧更适合我。


  三森不以为然地笑笑,在新的一页上着笔写下“以那位小姐为主角”的故事。


  当然主角不止一个。


  同样是在电车上的一面之缘,之后没有更多交集,两个人却心心念念着彼此,啊这样的故事……


  结局糟糕透了。


  三森瘪了瘪嘴。


  但是自己的读者就是喜欢看这种必须以情感线为主的小说,她有什么办法。


  写完了故事的大致走向,三森才放下笔摸向放在一旁的饮料。


  在碰到饮料瓶身的瞬间,三森又打了一个寒颤。


  照理说都过了这么久了,饮料也不至于这么冷吧……?


  “阿嚏!”一下子又扯到了咳得脆弱不堪的咽喉,三森面部的五官都快扭曲在一起了。


  原来只是因为下意识地害怕这瓶饮料啊……


  盯着饮料瓶看了会,三森拎起了瓶子扔进客厅的垃圾桶里。


  请连同“恋爱喜剧”一起被扔掉吧。


  三森的心里这么想着。


 “阿嚏!”后颈的凉意现在才清晰地让三森感受到。


 “糟糕,头发还没……咳咳——”


  啊……多灾多难呢……







然后……我继续去肝活动了诶嘿:P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