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祭

您好,这里卡祭,也可以称呼我Coco。有意写些文但十分低产……如果不嫌弃的话可以陪你聊聊天,虽然不是很擅长对话……

Passer-by(过路人)其一

考完试后回来尝试码篇文,结果……我飞快地写了一半然后卡了。

为了证明我真的有认真码文,就决定先发一部分上来。

以下正文





  这样的天气,轻呵出一口气,都会在空中凝成一片水雾。


  站在拥挤的月台上,视线穿过人群,望向轨道上视野能够看清的地方。


  手上的伞用塑料袋装好,积了雨水的袋子被路过的人撞着晃了晃,三森的脑袋也跟着晃了晃。


  手心似乎沾上了一点寒气,手指轻搓了几下也没感觉好受些。


  是不是穿得太少了……


  连着被天气预报欺骗了几天,任谁都会对其报道的内容产生怀疑吧……?


  比如三森小姐。


  今天的天气预报一如既往的报道着阴雨天气,可三森却愤愤地把伞扔在玄关,穿着秋天的服装——比如在薄衫外套上一件浅灰的无袖毛衣——两手空空,就跑出家门前去赴约。


  偏偏众所周知的招雨体质这时候发作了。


  在商店前躲了一会,雨也没有减小的趋势,眼见与前辈约定的时间一点点接近,只好从贴身携带的钱包中忍痛掏出钱来买把雨伞。


  其实她更愿意买台洗衣机……什么的……咳。


  总之,三森小姐玄关上的雨伞,就因此又多了一把。


  跟着人群走进车厢,少有空气流动的车厢比月台暖和多了,这也只是刚上车时的感觉。


  从车门走进车厢的人仿佛不会断绝,三森的位置也从最初的车门附近,变成了车厢的正中央。


  意识到车厢此时已人满为患,除了有个位置可以坐下的人们,每个人站立的位置都极为有限,再加上要为准备下车的其他乘客让路,人与人之间免不了会有些摩擦。


  有过挤车经历的人肯定都明白,这种感觉不太美妙。


  若换做平时,三森宁愿拦下一辆出租车,也不想在这个人挤人的车厢里摇晃一路。可是刚刚三森买伞的钱,还有坐电车的花费……其实是她带出门的全部家当。


  哦,还有手机,如果司机师傅不嫌弃的话……开什么玩笑!


  现在躺在三森钱包里的硬币,承担着三森能否顺利回家的重要任务。


  抽了抽冻得有些失去知觉的鼻头,深吸了一口车厢里的空气。不流通,雨天特有的潮湿气息,就是地下车库里的那种。作为气味控的怪癖,这种味道有时候也会让人心安啊。


  听着枯燥的电子播报音重复提示着该下车的人们注意安全,剩余的站点多得一只手数不完,视线开始在人群中游荡。


  看看那位倚靠着扶栏的小姐,脖上的灰色围巾多衬她栗色的长发。围巾沾上了点雨水,轻轻浅浅的深色晕开在那上面。黑色的大衣看上去把周围较低的温度全都阻隔了,相较三森的穿着,一定暖和多了。再下面?如果斜前方的男士愿意挪一挪他的行李箱,三森倒是很愿意继续评论下去。


  从那大箱子上移开视线,那小姐倒是在三森没有注意到的时候回过了头来,两个人的视线猝不及防地撞在一起。


  就像刚刚在月台被撞得摇晃的塑料袋一样。


  不知道对方怎么想的,可是三森看出对方微微上翘的眼角带着冷漠的神色。


  Cool Beauty?


  应该是偷看被发现了吧……


  回以一个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


  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三森,那位小姐把自己冻得通红的鼻头藏进了围巾里,毫不犹豫地转过头,用她白到刺眼的手指在手机屏幕上敲着什么。


  希望没有被误会。


  悻悻收回目光,继续在心里默数着仿佛怎么也数不完的站点。


  当然,从某个方向传来的小小快门声并没有被忽略掉。


  啊……她真可爱……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矮个子前辈嫌恶地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后辈,眼睛里像是闪烁着星星一般,不知在这一小时的对话中第几次提到了电车上的那位小姐。


  南條可没忘记,她约三森出来是为了工作。


  “三森小姐。”南條两手在桌上一撑,转身从包里拿出文件袋,重重扔在三森面前。


  “这是?”想人想到出神的三森被文件袋砸在桌上的动静吓了一跳,下意识拿起来的是自己的拿铁而不是文件袋,差点让南條把准备好的措辞噎了回去。


  “帮你收集的素材,そらまゐ也拦不住你那些热情的读者,你已经到了不得不上的地步了。”


  三森すずこ,短篇小说作家,作品主要刊登在亲友创办的杂志上。


  南條愛乃,责任编辑,负责的作家主要是三森すずこ。


  徳井青空,三森和南條的老板,就是杂志的主编。


  然而目前……三森すずこ小姐绝赞卡文中。


  “可是我还没休息够……”


  “无论如何,都请みもりん加油啊。”说完,南條就背起了包,走到柜台前小手一挥付完钱,然后潇潇洒洒地走出了咖啡店。


  留下三森一脸不情愿地拿起文件袋,趁着雨停下的这段时间,急匆匆地往家里赶。


  结果在三森里自己家还有几步路距离的时候,突然的倾盆大雨让三森有些狼狈,但也不算太糟,比如那没有保护的文件袋一样……还是因为下雨而渗进了一点水。


  忙于确认素材的存活,三森一进家门就拆起了文件袋,甚至把还挂着雨珠的塑料袋连同雨伞一起扔在了玄关处的地板上。


  还算新鲜的油墨在纸上点点晕染开,斑斑点点的浅灰色,一页一页悄然翻过。三森的思绪被这浅灰色牵动,呆呆地拿着纸张站在客厅。


  一声惊雷响起,拉回了走神的三森,身上衣物的水汽钻进皮肤,惹得一阵寒颤。


  虽然有的地方变得模糊,但也还能辨认。


  检查完后,三森才放下厚厚的一叠素材,钻进了卧室,准备洗个热水澡。


  氤氲水汽的空间内,三森的视线落在被自己挂在墙上的灰色毛衣上。


  温热的水流似乎也冲洗不掉身上的寒意,这件事三森感觉并不好受。但在脑中突然闪过的画面,却让三森因不适感而皱起的眉头舒展开来,嘴角忍不住翘起。


  说起素材的话……或许自己有更好的吧?


  想到在电车上那位可爱的小姐,三森嘴角的笑意更深。


  出门总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吗?


评论(9)

热度(34)